法国:约600名军人感染 军队从3月17日开始抗"疫"


一名马鞍山村民告诉记者,此次山火前一天,是黄历上坟的好日子,村里半数人都去上坟了。“我也去了,先在卡口登记,才能进去上坟。我们村的坟多分布在山脚下,半山腰上有马道街道居民的坟。“据我了解,起火的那天,我们村没有去上坟的。”

起火点究竟在哪个方向,柳树桩和马鞍山村的村民陷入争议。

在行政区划上,柳树桩由西昌市唯一的彝族建制镇安哈镇代管。但实际上,它与周围几处村落,均属于大营农场管理。

事实上,在马鞍山村,每隔两三年会发生一次山火。

透过烧伤隔离病房的玻璃,新京报记者看到,岳仕明戴着口罩,右下肢缠着绷带从监护室走出,已能自由走动。当新京报记者问及他身体情况是否良好时,他点头回应,“好。”

经久乡岗哨员王建富也认为,火是从西面着起来,然后朝山的东面柳树桩漫过来。

4月2日,新京报记者在柳树桩了解到,目前,西昌市公安局和各地来增援的森林公安已经挨家逐户排查,调查起火原因。在蔡家沟水库边,停放着多辆来自西昌、攀枝花及雅安等地的警车。一名前来增援的攀枝花森林公安局民警告诉新京报记者,“工作已经开展了好几天”。

3月30日晚上7点左右,柳树桩村民冯才勇将妻子和儿女送上撤离的班车。因为经常上山挖点山药和蘑菇,他对山形很熟悉。发生山火时,妻子做了白菜炖猪肉,冯才勇匆匆吃了几口,一句话也没说。

桂勇回忆说,火蔓延的速度加快,烟有两三层楼高。火势一大,打火队的吹风机不敢开,只能灭小火。

眼看火势无法控制,当地政府决定立即撤离柳树桩的村民。西昌市政府发布的消息称,3月20日凌晨3点,柳树桩的村民均被疏散到洛古坡小学,在教室里搭起床铺,铺好被褥。